静止的河

【涵君】破局

我的前半生结局了这么久我还是不能甘心接受这个结局,相爱的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在一起就是让人很火大!

所以没事就想想如果我是编剧怎么能够圆起来这个逻辑,让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破了这个三个人的局呢?

最后想了个比较狗血的剧情,希望借由几个人的心理活动将剧情连起来。

-------

第一章

这是一个十分平淡无奇的早晨,像过去两年零9个月的每一天一样,唐晶做在餐桌前吃着白吐司,电视里播着晨间新闻,有一搭没一搭的传进她的耳朵,她还要分心用手机查看昨天下班之后到目前为止的新邮件。

邮件里大部分的内容都只需要走马观花的看一看,费不了多少神,倒是新闻里插播一条实时新闻,让她不自觉的停止了吞咽的动作。

又有地震了,今天凌晨四时,在印尼的雅加达附近,发生了7.8级地震,震中在距离雅加达不到300公里的一处小城,对雅加达的城市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和人员伤亡。新闻里开始播放一些从前线记者处传回来的现场画面,可以看到很多建筑物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损毁,也有很多人受伤的画面出现,从直观上看破坏性不小。

这已经数不清是今年在全球范围内发生的第几起地震事故了,如果不是地点那么特殊,是雅加达的话,唐晶也许只会当做是又一则令人心情沉重的国际新闻就这么让它在耳边划过去的。

可是现在显然是不能的,没记错的话,大前天子君在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说起过,她是晚上的飞机,直飞雅加达的,因为要在出国前将平儿送来陈俊生的家过暑假,会在上海短暂停留一天,希望可以跟她碰个面吃吃饭。

唐晶退出了邮件页面,迅速的找到陈俊生的号码拨了过去。

当时她是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说自己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中午并没有时间,不如等大家都有空的时候再会,何况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旧情可叙的,大概是这类不咸不淡的话吧,这两年说的多了,自己都不记得曾经怎么和她说话了。

她只希望自己精准的大脑也有出错的时候,也许子君去的并不是什么雅加达,是个类似的什么样的地名的地方都好,或者她也已经回来了呢?

电话在想了三声之后被迅速的接了起来,那头是陈俊生焦急的声音:“喂唐晶!你看新闻了么?雅加达地震了,子君……子君还在那儿呢……她出差去考察跨国工厂去了,她……”陈俊生说了这几话之后声音突然哽住,无法继续,同时打碎了唐晶微乎其微的侥幸希望。

挂断了陈俊生的电话,唐晶呆坐在了餐桌前面,陈俊生说刚刚播了子君的电话,无法接通,最后一次和她互通消息还是前天晚上的时候自己询问她是否安全到达的微信,她回了个已达,勿念。

勿念。是的,勿念。

自己在过去的一段日子里最常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就是这两个字了,十几年的友情,十年的爱恋,最后没有走到终点,她也告诉自己,已经走了的,就不要挂念了。

心里有怨,有不忿,可也过了这么几年,该放下的早就已经放下,比如贺涵,和那段时不时还会被业界拿来旧事重提的传奇之恋。可最后她发现自己耿耿于怀不能放低的事情还是罗子君,即使冷静过后她也意识到,也许在这场三个人起舞的特殊关系中,做的最错的人可能是她、可能是贺涵、最不可能是罗子君的时候,她仍然下意识的选择回避了这个人。

这个矛盾的心情由来已久,唐晶却不愿深究,怨恨是个好东西,在她无数次经历事业成功而落寞无人分享的时候,她会想要拿出来抵挡寂寞。在她经历挫折无人安慰而咬牙一个人硬撑的的时候,她会想要拿出来抗拒压力。甚至在她特别想喝一杯而旁边再无人调笑举杯的时候,她也会想要拿出晒一晒这种情绪,然后收拾好心情将所有好的坏的揣进自己的口袋里。

而她不得承认,失去一个多年心首相依的朋友比她失去一个爱人的痛苦多得多,她怨的,从来就是这个事情,罗子君!让她失去了唯一的,最爱的朋友。

所以她不能原谅,因为即使原谅了,也没法再拥有曾经那么纯粹的一个朋友了。

而现在,她可能要再失去一次这个人了,真正意义上的。

突然没法动弹,关于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她毫无头绪。

 

 



心压舒解法

深呼吸!深呼吸

啊!被美到了!